從容的優雅與匆忙的狼狽

  我的個性存在著個很糟的缺點——總愛把事情擺到最後一刻才處理,結果總是把自己弄得很狼狽。今天一整天,這一幕反覆地上演,是在提醒我非得正視這問題了吧!

  車子早在半年前的保養就被提醒到電池狀況不理想,該準備換電池了。一來覺得原廠賣的電池貴,而換電池是個很簡單、我也會的工夫,二來覺得只是不理想,還沒到非換不可的程度嘛,繼續撐著就是了。即使上個月老婆帶車子去做75000公里保養,技師提醒:電池狀況不佳、可能會隨時顧路,老婆來電詢問我的意見,我還是依然固執地說不換。

  今天要去台北,我約了一個早上安裝淨水器、老婆約了一個中午加入會員買淨水器、老婆另有一台淨水器試用機要回收,排定老婆的行程有要去木柵買點菜、去瓶瓶罐罐挑幾個玻璃瓶、回程去三峽買點肉,時間充裕的話,我再排一個換空氣清淨機濾網。算算九點前出發應該是可以悉數跑完行程的。

  這些天最後一次用車時,注意到啟動點火速度變慢了、老婆昨晚也提醒油箱的油也不夠到台北,睡前老婆問要不要先去充電、加滿油?我卻覺得早上出門再去加油就好,於是…… 早上九點要出發時,車打不著了!

  早就打量過停車格週邊的插座,還備了延長線在車上,拿起延長線接上充電器,才發現牆上插座全都沒電!車在地下室,又不能推出去叫拖吊。自作聰明地先後拿了兩組小電池來接,卻依然發不動。折騰了好久搞得滿身大汗,老婆和小人也在空氣差又沒空調的地下室跟著耗了好久。

  老婆看不下去了,她說:我的習慣是先處理事情、而後處理人,以這件事情來說,我應該要先處理的是自己的心理狀態,所有外在的事物都是內在層面在現實層面的反映,當要做一件事情卻被卡住,意謂著我的內心應該也被某些事卡住了吧?首要的,應該是整理自己的心理而不是電池,電池不過是接個電啟動就能解決的事。講起來很簡單,但做起來很難,在這當下很難放下不先處理電池的執念。花了近一個小時,才讓心靜下來!

  最後在鄰居的提示下,花了一百塊請社區停車場出口旁的修車廠提著救車電池來接電發動。

  發動了後,合理的話該先去換電瓶,自作聰明的我又覺得也許只要跑跑高速公路、把電充一充,又可以撐個一陣子,於是直接開車上台北。這一開就糟了!由於怕一熄火就發不動,不敢先去加油,只能在高速公路上盡可能拉高車速,讓他趕快充電,可是老毛病又犯了,又想撐到最後一刻了!當老婆問要不要進休息站加油,而我心裡想著:也許可以勉強撐到三鶯交流道下三峽,加油順便買豬肉吧?眼看著車子提示可行駛公里數從90公里一直掉到50公里、20公里、經過西湖和關西兩個休息站都不進去加,等到關西服務區也過了,可行駛公里數掉到0公里了,才不得不由機場支線轉大湳交流道下來加油。

  戰戰兢兢加滿油,再度發動,車子瞬間就啟動,心裡的大石頭放了下來,邪念又來了:「看吧,電瓶充飽還可以撐好一段時間的!」,對桃園不熟,聽了導航的話從機場支線轉國一直接去台北安麗(出門一次、加油一次,兩次折騰已經把上午的時間都給耗掉了,老婆的買菜行程毀了)見老婆的朋友。到了安麗怕車子發動不了,就不停地下停車場,直接停路邊停車格。是幸運嗎?一個多小時忙完後回到車上,車子依然說啟動就啟動,於是膽子放更大了!(嗯,不急著今天換電瓶了,回台中再說吧)繼續下個行程:裝淨水器去。

   內湖裝的淨水器是二代換三代,自以為聰明的我覺得:二代只出分流器組、沒出鵝頸龍頭,兩代在水龍頭的接頭是一樣的,直接一上一下、要不了20分鐘就可以收工了,用到的工具頂多就一支水管鉗,沒事先要現場照片就去了(通常購買前我就會請朋友拍下現場照片,好提供建議和準備工具、轉接頭…… 等等),到了現場,才發現跟想像很不一樣,工具欠很多、時間花很大。(「總愛自己假設、總預期事情會一如預期一樣順利」是我的另一項大缺點)

  裝完了淨水器回到車上準備跑下一個行程時——去瓶瓶罐罐買玻璃瓶和接老婆的妺妺…… 車子又發不動了!只好攔計程車求助,計程車說要三百塊錢,跟老婆拿了三百塊錢接電。一天發生兩次,這才決定先換電瓶,事發地點離福斯內湖廠還滿近的,原廠最近電池聽說有優惠活動,就來去內湖廠吧!車到內湖廠…… 維修部門下班了!到這地步,我也只能直接找電池行換了。但事先沒先查好,只記得公司附近的南港路上有幾家賣電瓶的,最後花了4300元換新電瓶(含舊電瓶回收折200塊)。

  從一開始不在原廠換電瓶是因為覺得原廠電瓶貴,但原廠電瓶最近聽說活動是八五折、保固兩年;最後我花的是4300元、保固一年的電瓶加上400元接電費加上整天行程的錯亂。老婆問我「真的省到了嗎?」好像是花了更多錢吧?明明一開始可以很從容、很優雅地處理,結果卻拖到最後一刻很匆忙、很狼狽地結束,這不是我心中預先想像的畫面啊!

  於是難得假日上台北的行程,最後只跑了兩個排定行程,自己和老婆的行程都沒跑到。

  往前推一點,其實這一幕幕一直反覆地在上演,包括決定台中租屋處是拖到最後一星期很匆忙地來台中看(還好這很幸運,一次就找到理想的租處)、包括了搬家直到最後幾天老婆提醒搬家公司可能估計錯誤也沒處理,等到搬家那天確定兩車搬不完、臨時也調不到車,只能請搬家公司改日再出一車。改日出車的那一車也拖到最後一刻才回台北整理、打包,打包不完的結果是後來自己又搬了一趟。也包括了我們五月份決定讓小茵、小然來台中就讀,工作卻一直拖著不找,於是現在每天在上演著在台鐵、高鐵、捷運站飛奔的場景…… 不勝枚舉。

  體悟了嗎?今天密集上演,這不是命運的捉弄,而是老天的安排吧!看我到底要多痛才會改掉這樣的壞習慣。

 

本篇發表於 心情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