實習第二週

實習的第二週,又一次近距離觀察孩子和重回國小六年級的機會。
昨天的天文課談到行星的運轉、金星的盈虧,天文課老師帶著孩子到中庭,孩子們分別扮演地球、月亮、水星、金星、地球、火星… 依著老師的節拍公轉,觀察老師的自製教具來理解盈虧,用身體去體驗,好是感動啊!這肯定比看行星運行軌道模型更容易進入孩子的腦袋吧!老師不知道花了多少工夫在備課?
運氣滿好的,上個月實習主課程遇到戲劇排練(可惜正式演出時沒去看);這個月主課程是天文課,剛好有參觀天文台,可以跟孩子一起體驗生平的第一次天文台和芝山岩之旅。
也不知道小時候在自閉什麼?怎麼會對參觀科學館、美術館、天文台……全然沒興趣,今天逛起天文台、看劇場、聽星星解說…… 明明都很好玩的!小時候怎會完全沒興趣,只想著讀書和考試,年紀一大把再來覺得沒有童年?
今天上午跟孩子走芝山岩,老師不停地講述每個點的故事,好像對這裡瞭若指掌,我也在這第一次見到「無患子」本尊,原來會起泡的是殼啊!老師好有學問。不知道是不是看我遍地找尋無患子卻遍尋不著?有孩子特別撿了顆來送我,好開心啊!
午餐跟天文老師聊天,老師原本也是讀電子的工程師,因為孩子讀這學校而慢慢走入教職,看他跟孩子互動,就是慈父的模樣,也了解每個孩子的個性和差異,身上好多我可以學的點啊!我也想成為這樣的父親。
實習的時候,有其中一項指定工作是要觀察特定一位孩子,之後要寫觀察報告。
為了誰是這孩子想了許久,考慮過朋友的小孩,一個火象氣質非常明顯的孩子,非常活潑,很好觀察,但覺得會不會因為熟識而失真?考慮另一個沒那麼熟的朋友的孩子,土象鮮明、非常內向、內縮的孩子,可是太內縮了反而不好觀察。最後,挑選了位很容易受情緒影響的孩子,很容易陷進自己設想的情緒漩渦出不來的孩子。因為我覺得他跟小然有些像。
過了三天,檢視自己的觀察記錄,赫然發現:我居然只有觀察孩子負向的表現;完全沒有正向的記錄。寫了什麼情境下,這位孩子的心情和老師的處理方式,但這孩子的長處呢?我卻完全沒寫到!
好是驚訝,我居然是放大檢視孩子的負面,對正面是視而不見?那我對自己的孩子也是這樣嗎?我只看到孩子不好的地方,數落孩子;卻看不到孩子的進步、看不到優點,所以我不會稱讚他們。
聽起來怪怪的,可是真實上就是如此,我很少讚美別人、欣賞他人的長處;只是不斷地挑剔。過去,老婆也不只一次說我不會稱讚別人,當時,只是心裡滴咕,覺得有看到我一定會稱讚啊,可是,就真的沒有啊。
是什麼樣的過去,讓我有這樣子行為?也許是過去扭曲的教育,不管考得再好,師長們總說:「你可以表現得更好」。那種被放大鏡檢視的過往經驗,造就我現在用同樣的方式在看待孩子。
當時,面對「你可以表現得更好」這樣的句子,心裡很是難過,那你看到我的努力了嗎?你看到我的認真了嗎?每次都說我可以更好,是要怎樣才是你們的理想?我真的很用力表現了,你看到了嗎?
想想,我選擇體制外教育,是不想讓過去只用分數檢視孩子好壞的經驗被套用在孩子身上;那今天,我就不應該讓這樣的心態出現在我心裡才是。
後來兩天的兒童觀察,我嘗試著看孩子在什麼地方表現好,我還真看到了:這個孩子的美感特別好,在泥塑課可以安安靜靜地專注在自己的作品上。老師也說,在之前的戲劇準備,當大家覺得背景樹只要有顆棒棒樹的樣子,他卻是筆一拿,就畫出一顆大大棵有細節、有生命的樹,他說樹就是要長這樣。
前些天,小然新學校邀請了位心理諮商中心的院長來校演講,講的就是從多種不同角度去欣賞孩子,挖掘孩子的專長,當孩子的伯樂。這麼多老天安排的明示、暗示,應該夠清楚了吧。
那…… 對小茵和小然呢?我一定要停止當那個我討厭、只會嫌東嫌西的爸爸!要當個隨時從不同角度看見他們的爸爸、眼裡不是只有分數的爸爸。

Related posts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