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實習體驗

一直好奇孩子的老師是怎麼上課的?什麼是溫柔而堅定的態度?但孩子的班上不能旁聽,這邊有機會,當然好好把握。

第一週的見習,分配到六年級的班級,導師是這幾個月教我們一到四年級孩子發展樣貌的老師,已經很熟悉。六年級,跟小茵一樣,可以學學老師怎麼跟這年齡的孩子工作。

本來擔心年假不夠三週實習用,但公司老闆很體貼,同意我每天見習完後繼續遠距上班八小時,雖然一天忙完會很晚,但這樣一來就完全不用請假,就沒有年假不夠的問題。

於是這禮拜,白天可以好好感受當孩子的生活;上完課,再來專心上班。

實習第一週結束了!這星期每天從早上八點開始七個半小時的時間,近距離跟孩子在一起,看老師上課、看孩子和老師的互動、看孩子與孩子間的相處。
跟孩子在一起的時間不能用手機,索性把手機開進飛航模式,沒有來電、沒有訊息通知、沒有干擾。於是很神奇的,我看到了更多更多人與人間的細節,一點一滴地記錄下來。
一週實習完後,看看所記錄的,都是老師與學生間的互動、對話,看到老師對孩子的狀況流露的關心、老師因著個別孩子採取了不一樣的態度。
舉例兩個特別的場景:
某個孩子,在課前呈現了頭側攤在桌面,整個身體歪了一邊(老師後來告訴我:這年齡的孩子快速抽高,手腳變長的,外觀上容易產生支撐力不足的樣貌),老師看到了,很溫柔地問:「○○,你有不舒服嗎?」
生:「沒有。」
師持續表達關心:「沒有的話,請你坐好。」
生:「……」(一會兒後,孩子依然側著)
師再度關心:「○○,你真的沒有不舒服嗎?」
嗯,想像如果我是老師,肯定不會想到孩子有狀況,會直接說「你坐好!」,如果不聽勸,我就會兇他吧?
另一個場景是戲劇練習。
這天輪到這班孩子負責樂器演奏,另一班則負責上台演出。
此時,音樂老師跟導師反映某生這五天來只帶一次樂器,而今天,又沒帶。
老師輕聲把學生喚了出來。
師:「我們說過:在這場戲劇裡,每個人都很重要,你也是一樣,很重要,你知道嗎?」
生:「……(點頭)」
師:「叭啦叭啦……那下次你會記得帶樂器嗎?」
生:「……(點頭)」
師:「我們說好囉?打勾勾?」
兩個人打勾勾。
嗯,老師不是劈頭就罵你怎麼忘了帶,而是讓孩子知道他對班級很重要,他是不會被老師放棄的,讓孩子有安全感。我原本以為:這年齡的孩子應該不會理會老師的打勾勾約定,說不定會覺得打勾勾很幼稚。但老師說:對這一位孩子來說,這個約定是有效的,老師了解每一個孩子,對每個孩子用不同的方式引導。
看著看著,萬分地佩服老師,總是那麼有耐心、愛心地對待孩子,而且,對每個孩子有著充份的了解。
在學校裡,沒有看到任何大聲吼叫的老師,每位都是那樣溫暖,我也做得到這樣對待孩子嗎?我是個很容易被孩子挑動情緒的人,彷彿活火山一般隨時會爆發,與老師截然不同,我也能像老師一樣散發著溫暖,讓人如沐春風嗎?我得好好思考該怎麼做。

Related posts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