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到哪兒去了

  許多人在問:近來到底消失到哪裡去了?怎那多天無聲無息的!這……說來有點話長,但簡單地說:就是忙著台中、台北跑。

  家父在二月底因為忽冷忽熱,半夜到台中的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掛急診,在一般的處理,也許打個抗生素做個簡單的處理就會被放回家了;可這回兒遇到一個謹慎的急診室醫生,從幾個月前也有一次同原因掛急診判斷,當下下令住院,隔天就排了電腦斷層檢查,初步判斷是肝膿瘍。可是後來醫生又覺得…… 肝膿瘍只會導致發燒,是不致於導致胎兒蛋白上昇,於是在反覆多次檢查,又是血管攝影又是超音波又是啥的,最後在一顆顆的膿中找到了一顆偽裝成膿的腫瘤。

  一開始,醫生想做肝右葉的切除,但考量肝功能不好,改為建議電燒,但電燒讓我們覺得小沒信心,沒信心不是因為醫師,而是又耳聞他們的電燒設備略舊了些…… 不管,反正先治好肝膿瘍再說。

  兩個星期過去了,家父表達想先出院回家休息一下的想法,醫生認為肝膿瘍應該差不多了,賸下的微燒應該是肝癌造成的,所以就同意了。只是…… 週六上午出院,週日晚就因為又燒到40.2度回來掛急診!運氣不錯,又是遇到謹慎的醫師,除了馬上安排住院外,也變更了抗生素,所以發燒很快地降了下來,回到36度多。

  這段期間也問過醫生朋友,建議是先把那顆不到三公分的腫瘤看是電燒?還是怎樣,先處理掉,別放著不管。第二次住院,醫生為求慎重,又做了多次檢查,這才發現腫瘤中又藏了一個膽囊還啥囊的,貿然電燒,可能導致他破裂而擴散感染。做到這兒,又不禁慶幸還好台中人的步調比較慢,沒在幾週前就抓去電燒,不然可就嚴重了。

  從住院開始算,經過了四個星期,醫生終於決定用風險比較低的栓塞來對付那顆三年來只長一點點(三年前在林口長庚首次發現2.3公分的腫瘤,但推進手術房要栓塞時,腫瘤居然憑空消失了!隨後發生SARS,家父不敢到醫院去追縱幹嘛的。所幸三年後,還長不到三公分),但最近卻好像蠢蠢欲動,讓胎兒蛋白不斷飆高的腫留。於是週四進行了栓塞,一般病患在栓塞完後三四天就可以出院,在想這邊的醫生那麼謹慎的話,頂多等到栓塞完後的發燒(栓塞後七至十天內會有發燒的情形)退後,就會放家父回家吧?所以應該頂多下星期就可以放出院了。

  所以一個多月來,genie 一直在台中台北跑,除了週五晚固定下台中,週日晚回來外,遇到重要一點的檢查(像血管攝影),也照樣飆下去,所以才會那久的時間沒出現。

  

本篇發表於 心情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