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怙失恃

  打過年以來,每週固定往返著台中、台北,照顧因肝癌住院的父親。從初期診斷為肝膿瘍、到後期確診為肝癌。先前提過,3×3的肝腫瘤,對肝癌來說,其實應該算是滿早期發現;只是也不知是醫生的謹慎?還是醫生的怯步,等進行閂塞時,好像一切都晚了!閂塞完後,持續發燒,醫生也一直以為是閂塞的正常發燒;卻一直沒去找出導致敗血的血液中細菌來源。

  六月八號開始,請道場為家父辦祈福法會,誦著妙法蓮華經的我,只求家父能多幾年壽命,完成他未完成的心願。

  六月十號上午八時許,尚且打電話回家,告知法會誦完經後,晚間才會到醫院探望父親;孰料十一時許,接到家中來的電話,說父親撐不住了!連忙開車回家,本來,心中還抱著一絲希望,希望父親見到我能好起來!可等飛車到家,見到靈堂已佈置完成,哥和妺在法師代領下持香誦經,心底當下涼了半截。再見到父親冰冷的身軀,撫摸他已冰冷的臉龐,情緒完全失控了!開始狂哭。

  六月五號在公司接到家父送急診,且開出病危通知,就飛車下台中一次,不眠地照顧父親一整晚,確定家父意識清醒,求生意志堅強。隔天上午,請教了醫師:在最保守估計下,父親究竟能撐多久?醫生告知約莫一個月,所以六月六號還放心地回台北,為父親辦祈福法會的。沒想到才幾天,父親就因敗血性休克、腎衰竭等因素往生。

  這段期間,其實我們是很樂觀的,畢竟肝癌的發現是在初期,父親也向國稅局申請七月一日退休,請領月退俸,而這一切也都核准了。我們開始規劃退休後的生活,計劃著在他預定用來養老的農地上,要蓋什麼樣的農舍?怎樣做人工溪流,養小魚、蛤蜊……,可…… 父親的死卻來得那麼樣突然!

  約莫十年前,母親因肺癌切除兩片肺頁,在每天需要氧氣桶輔助下生活了半年,看到母親那樣痛苦,在這次,我們簽下了放棄最後急救的同意書。尤其,在六月五號晚間,看到父親痛苦地好幾度想自己動手摘下鼻胃管(當時診斷有胃出血),我想,放棄最後插管、電擊等急救措施,對父親才是最好的吧?

  突然想到詩經小雅蓼莪「無父何怙?無母何恃?出則銜恤;入則靡至」這…… 是現在心情的最佳寫照吧!

本篇發表於 心情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