強烈感冒襲擊

  感冒是沒什麼大不了的,一年四季都有機會感冒。而感冒通常也不過就流流鼻水、咳個嗽就結束;但這回遇到了個未曾想像過的感冒。

 

  上個月19號,週六,只是覺得有點頭痛,想說天氣熱,也許中暑?也未特別留意。週日,胃口忽然變小了,不只頭痛、咳嗽、四肢關節痠痛、全身無力、疲倦、流鼻水、食慾不佳…… 想得到的感冒症狀忽然全出現了!量了量體溫…… 嚇!39.6℃。

 

  週一,當然是不上班,大早先到住家對面的中醫診所,醫生號了號脈……「應該不是腸胃型的感冒,腸胃型感冒的脈象會比較弱…… 可是腸胃有受傷……」,genie 回說「有其他醫師說腸胃很糟」,醫生繼續號著脈「我倒是滿同意他們的看法的…… 你吃了我的藥如果出現腸胃不舒服,那不是我的藥造成的,而是……」醫師解釋了好一會兒,「你吃苦嗎?」這…… genie 從小可是灌中藥灌大的,有啥苦沒嘗過?「我看我先不要開太苦好了…… 這藥回去,頭兩包先間隔兩個小時就吃,如果症狀壓下來,那就改成四小時吃一次……」,領了藥,回家馬上吞了一包藥。

 

  為什麼感冒看中醫?因為去看西醫,醫生也不過是給紓緩症狀的藥,讓身體舒服一點,但最終還是得靠自身的免疫系統去痊癒呀!與其如此,那幹嘛不看看中醫,藉由調整自身的免疫力去擊潰病毒?

 

  週一一整天下來,幾乎就是每兩小時吃一次藥,然後就是睡覺,病癥完全沒被壓下來的跡象,體溫也在39.2℃到39.6℃間上上下下。週二大早先進辦公室,但未及中午,已經撐不住了,下午又請了假,這回決定去看個經方派的中醫。醫生看了 genie 的樣子,面色很凝重地要 genie 先去喝一包感冒的水藥,稍後再繼續看診。這是 genie 第一次看到醫生的神情那麼凝重、嚴肅,最後拿了三天份的藥和兩包水藥回家,晚間晚餐過後再喝了一包水藥,睡前,溫度終於降破39℃,來到38.6℃!週三上午,再一包水藥過後,體溫再降到 37.6℃。週三,依然決定不去上班,繼續在家休養,吃了這醫生的藥這麼有效,那更該好好休息!

 

  算算從週日到週三,整整燒了四天!而後賸下咳嗽,繼續咳滿兩個星期,迄今才覺得終於沒啥咳嗽了。

 

  不過小茵就可憐了點,爸比整天在家,她情不自禁多賴了爸比一會兒,所以也出現了發燒的症狀,一樣是燒到39.8℃,於是半夜小茵被帶去國泰醫院急診,只是當我們跟醫生說明只想知道發燒的原因,不做任何積極退燒的處置,在醫生的眼神中,genie 看到了驚訝!對照旁邊一個吊著點滴的小女孩及忙著詢問塞劑怎用的另一對父母,我們的決定是怪了些。醫生排除了中耳炎、腦震盪(前一天小茵在家有跌倒)、腸病毒,賸下玫瑰疹、感冒和泌尿道感染三種可能,只是小茵通常在上半夜就會尿;下半夜…… 我們在急診室等了兩個小時,小茵連一滴尿也沒!兩小時後,我們決定帶小茵回家,離去前問了下醫生如何觀察是否為泌尿道感染,醫生很仔細地說明了,同時,也跟我們說我們的作法是正確的,退燒對疾病本身不會有任何的幫助,唯一的好處只是減輕病患的不適……

 

  一個人感冒,全家都難倖免,在小茵之後,老婆也在上週末出現發燒,一樣燒到39.8℃,更可憐的是醫生不敢下太重的藥,所以多不舒服了好些天,這週一 genie 繼續不上班,帶老婆和小茵去看醫生。

 

  不過到這時候,genie 才有點好奇:這會不會是傳說中的 H1N1?週一先查了下住家附近有快篩服務的診所,週一晚間去掛了個號。由於是初診,genie 當然把這個感冒的整個經過簡述一遍,但醫生好像沒耐心,直接岔斷,說:「現在讓你最不舒服的症狀是什麼?」哇咧?這擺明只是做症狀緩解嘛!現在哪邊最不舒服,就開那個症狀的紓緩藥,這才不是 genie 想要的咧!不過醫生說快篩是在感冒的前兩天就要做,現在做是遲了點…… 那…… 總不能讓 genie 去找個人傳染,待那人出現發燒時叫他去快篩吧?

 

  所以,這回兒到底是什麼感冒?這個謎就解不開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Related posts

Leave a Comment